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叶飘黄的博客

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日志

 
 

[原创]难忘新年第一钓  

2007-01-24 22:41:12|  分类: 【垂纶杂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新年第一天是准备去钓鱼的,心里巴望着来他个开门红,交一年钓鱼之好运。可是元旦那天早上起来一看,天却是阴沉沉的,全无了头天爽朗的太阳,于是心里直犯嘀咕:是去还是不去呀?

  老公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劝说道:“今天还是别去吧,你看这天气多冷啊!到时候鱼儿不动口当了空军,又是新年第一天,你一定会很后悔的。”

  想想老公的话觉得有道理,还是别冒那新年空军的险吧,不如去渔具店买点儿鱼食,补充些弹药。于是便去了趟渔具店,什么918二号、龙王恨蓝鲫、疯钓鲫二、三号、V9鲤、散装小颗粒诱饵等买了一大兜,还用15元钱买了根“永标”3.6米小溪竿。回家配好线组后,心想:明天就是下刀也要去钓它一次了,因为买鱼竿时碰到一个人也跟我买了根一样的小竿,他告诉我说双水那有两个野塘子比较好钓,前两天他们还去钓了不少的鲫鱼,我已问好了去那塘子的路线。

  第二天早上7点起来一看,天还很黑,知道又是一个不怎样的天气了,心里有些沮丧,说了句“管它的哟!”还是坚定地背起渔具,抓了几个蜜桔,拿了袋牛奶,到街对面的小食店吃了碗羊肉粉,又买了几个包子做午餐,便匆匆上路了。

  按照在渔具店碰到的钓友所说的路线在双水开发区水城县公安局门口下了车,我顿时便被茫茫大雾包裹住了,看不见人影,也不辨东西。想起那人说的向前走几百米就可看到鱼塘了,于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走了一会儿,不远处突然从雾里冒出个人来,吓了我一大跳,惊魂未定的我连忙向他打听鱼塘在何处,他却摇摇手说不知道。只好再往前走,已远远不止几百米了,来到一个岔路口,看见一个小卖部亮着灯开着门,就又去问路。老板娘说这边没有鱼塘,指着来路要我去那边看看。于是又在大雾中往回走,心里那个失落啊,真比那浓雾还要浓!想起老网上那篇关于“女人垂钓的弊端”的文章,负重、安全等问题,一下子全应验在我身上了。在这茫茫雾海中,我是那么的孤独无助,冷倒不觉得,反而走得脚底发热,只是隐隐地有些害怕。那时,真恨不得马上来辆车飞回家去了,真是的,何苦来遭这份洋罪呢!回到下车时的水城县公安局门口,站在那东张西望,不知何去何从。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来值班的警察,才问明白原来是要先向后走一点再向左侧的路前行几百米啊,真是气煞我也!唉,也不知是那位钓友没表述清楚呢,还是我没理解透彻。

  受够了来回折腾的活罪,来到鱼塘边已是9点多了,便忙忙乎乎地操作起来,和食、打窝、下杆,然后便该处可能包含敏感或者不文明的词语被屏蔽等待。望着白雾迷茫的塘子和不远处(抛远了看不见)一动不动的浮漂,不由得我顾影自怜,世人应笑我,好一个钓痴红颜!

  一转眼到了10点多钟,除了挂蚯蚓的小竿微微点了两次头外,另一支竿却纹丝不动。正无聊,却听见不远处有说笑声,开始以为是路人,可过一会听见还在说笑,便断定附近有钓友无疑了,只是雾靄沉沉,不见其人。于是遁声而去,果见有两人在边钓边说笑。通过交谈,知道两位皆姓张,今天也是第一次来这钓鱼,他们本来清早是在老供电局工地那塘子钓的,无奈刚钓一会就有人来电鱼,弄得人骂鱼跳的,所以就来这了。没想到那边已是艳阳高照,这边还这么雾茫茫一片。我觉得钓不着鱼听他们讲讲鱼事也很快乐,征得他们同意,便去把东西搬来和他们一起钓了。

  钓了一会,看见他们浮漂频点,接竿上鱼,好生奇怪,虽不是大鱼,却也好玩。看我纳闷的样子,一位张师傅说:“看来你的诱饵不香啊,来这拿些红虫去钓吧!”我一听乐了:“呵呵,原来你们有秘密武器,钓的是红虫啊!这东东前几天在老网上见对酒当歌朋友介绍过,却从没见过实物,原来我们这也有啊!”赶紧谢过张师傅,抓了一撮来钓。只见这红虫红得通体透亮,看着水嫩水嫩的,一穿一包血,难怪鱼儿爱吃呢!

  就这样,我的竿儿也开始频频点头了,看看这根,提提那根,我怕自己顾不过来,索性收了一根长竿,只钓那根新的小竿了。只可惜这的鱼儿“不值一提”,尽是很小的鲫鱼和米麻鱼(可能是老网钓友说的“小麦穗”吧),钓得我们三人直乐。张师傅说:“还是昨天(元旦)过瘾啊,在供电局工地那塘子我钓了6斤,他钓了4斤,塘边几十人,差不多都各钓了两三斤吧,尽是二三两的鲫鱼,安逸惨了!”

  想象着那鱼塘竿儿此起彼伏、鱼儿飞人儿笑的情景,心里好羡慕啊,我说“那鱼塘的美名我早就听说过了,可是还没等我去钓,这下鱼就被人电光了,真是好遗憾呀!”张师傅说反正今天这里尽是小鱼儿,钓着也无趣,他们一会还要去那里挖红虫,可早些收竿带我去看看那塘子。于是3点钟我们便收起竿子起程了,数数战利品,38条小小鱼,送给张师傅们一起炸了下酒去吧。

  到了供电局工地那塘子,只见一个极大的围墙里推土机正在推土,中间的鱼塘看来不久也将被夷为平地。张师傅指着远处塘边的淤泥告诉我说:“那就是挖红虫的地方,你看那一片片泡土就是挖红虫挖的。”

  走近鱼塘,却见满目狼籍、一片凄凉的景象。塘水弄得浑浊不堪,水中仍有电晕的鱼儿在跳。一些大人小孩卷了裤腿用的用手、拿的拿网,在浅水、草丛中摸着、捞着。塘子靠边的一角还有5、6个钓者神情沮丧地在垂钓,其中有一个北方口音的老钓翁不停地念叨着:“我说今天怎么没几个人钓呢?原来是被电了呀!你们这些人也是,怎么准他们电啊?一下就电走了一两百斤,水城就这么个好钓处这下没了,今后还怎么钓啊!你们怎么不报110呢?我就不信不罚它个两仟叁仟的!”

  呜乎!穷凶恶极的电鱼人,想吃鱼买去呀!不知电鱼是杀鸡取卵么?不知电鱼的行径让人恨得咬牙么?可惜我相机没电了,没能摄下这悲惨的一幕!

  雾钓

  晨雾中摇曳的草儿

Click to View Large Pic

2006.1.12.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