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叶飘黄的博客

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日志

 
 

[转]孟二爷的渔线  

2009-07-10 00:21:08|  分类: 【友人华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二爷的渔线 

作者:东北老顾

  孟二爷是我的钓友,大名叫孟勇,因为平日总看他游手好闲样子,再加上他在家里行二,朋友们就送给了他一个“二爷”的绰号。

  孟二爷经营一个加工石油配件的工厂,工厂的规模不大,加上负债也就30多万。此外孟二爷的家产还有一辆临近报废“桑塔纳”老爷车,是我们夏季里钓鱼主要交通工具,每次外出钓鱼都尽量把它停靠在山坡上地段,为的是一旦不能发动时好往下推。
  
  孟二爷的妻妹留居日本,去年过年回家探亲的时候给孟二爷捎回来十盘渔线,孟二爷如获至宝,有事没事就在我们面前显摆:啧啧!!那渔线!抗拉力那叫一个强!展性那叫一个好!刹水性那叫一个快!每次跟孟二爷喝酒时他都把那渔线夸了个天花乱坠,至于孟二爷的渔线到到底有多好,到底是啥样?我们这个圈子内的渔友谁也没见过,唯独见到过这渔线的人就是他的朋友郭大烟。

  郭大烟的学名叫郭飞,是孟二爷的发小,两家人又是世交。据孟二爷讲,郭飞上小学时候就爱吸烟,有一次没烟抽,放学后跑学校后面的白菜地里,扯下书本卷了一片干白菜叶也过了把瘾,从此落下个外号――郭大烟。

  长大后,郭大烟不但烟瘾大酒瘾更大,啥酒都能对付,一天三顿,直到喝醉为止,就连孟二爷这样的酒仙儿都惧他三分。今天春天,有一次孟二爷请我们这些渔友喝酒,郭大烟也加入其中。郭大烟不会钓鱼,我们唠得热火朝天,郭大烟在一边默默自酌,席间又谈到了孟二爷的渔线,当我们恬着脸提出要和孟二爷分享“宝贝”时,遭到了孟二爷一口回绝:这好线也配给你们用?就你们那钓鱼水平能使出啥好玩艺来?说实话,给你们看一眼我的有点舍不得,十盘渔线合人民币一千多块呐……那抗拉力!那展性!…….

  说来也巧,也就在酒后的第二天,孟二爷的办公室发生了“失窃案”,孟二爷的十盘日本钓鱼线不翼而飞。孟二爷那天出去办事没在单位,回来后发现自己办公桌抽屉里的那些渔线不见了,翻箱倒柜找了个臭遍,除了那些渔线外,再没发现别的失窃物品,确认这起失窃案一定跟钓鱼人有关。于是开始对周围的钓鱼人挨着个展开排查,我们都说没看见,况且这些人也没去过他的单位。这时有员工向孟二爷反映,确实看见有孟二爷的一位朋友来过办公室,听说孟经理出门办事就走了。孟二爷说我的朋友多了,这人长啥样啊?员工说,那人又黑又高,半头白发,眼睛有点像睡不醒的样子。孟二爷一下子就把作案目标锁定在了郭大烟身上,但还是有点不敢确认,郭大烟不会钓鱼,要这东西干吗呢?试探着一问,果然是郭大烟所为。郭大烟对此案供认不讳,说他今天本想到孟二爷的办公室里翻酒来着,酒没找到,无意间看到了抽屉里的渔线。孟二爷说:“没有酒你就拿我渔线?这是啥逻辑?再说你也不钓鱼,你拿那东西有啥用啊?”郭大烟说,我是不钓鱼,可那东西对我来说不一定就没有用,我可以用它换酒。我算一下,一盘渔线一百多元钱,你得请我十次客我就把渔线还给你。孟二爷听后又好气又好笑,孟二爷说:“吃饭没问题,但你的手段有点太卑劣,哪有像你这的人?我上你家随便拿东西你干啊?“行啊!没问题,你看啥好你只管去拿好了,咱可不像你那么小气。”孟二爷说:“你家趁啥呀?耗子到你家转三圈儿都得含着眼泪走,你要是不给我渔线我就到你家里翻去。”郭大烟说:“你翻也是白翻,我已经把它藏在我家最隐蔽、最安全的地方了。”俩人你一言我一语,有点像打情骂俏。其实孟二爷心里明白,郭大烟只不过就是想蹭几顿酒,况且都是多年的老哥们,也并非成心想为难他,出不去几天,一喝高兴就把渔线拿回来了,暂且放在他那里寄存几天也没什么了不起。
  转眼间进入了五月份,就在孟二爷第五次请郭大烟喝酒的时候,孟二爷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了:“大烟儿,咋样啊?我这已经是请你第五次了,这都不算啥事,关健是到了钓鱼季节了,我得用渔线啊。”“那我不管!当初我告诉你请我十顿,这才五顿,等你请完客我就把渔线拿来,说话算话,到时候哪个儿子不拿渔线!”孟二爷说:“我再请你五顿天那得花多少钱啊?我的渔线再要不要也没啥意思了,我说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我就这么不要脸了,怎么地吧!”“还有比你臭无赖的吗?”,“我就无赖了,怎么地吧!”郭大烟嬉皮笑脸在一旁对付。孟二爷说:“得!我跟你整不起,那渔线我不要了,大不了我让我小姨子再给我捎点回来就是了。”孟二爷这回真的生气了,鼻子下面的一块大黑痦子都给气红了,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一晃快到了六月底,前几天,孟二爷突然接到郭大烟的电话,说要请孟二爷喝酒,另外还要给孟二爷赔礼道歉。这让孟二爷即惊喜又惭愧;惊喜的是,跟郭大烟朋友相处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他主动“出血”请客;惭愧的是人家郭大烟只不过是跟朋友开玩笑,想喝两顿酒罢了,并没说不还给你渔线呀,为几盘渔线就把多年的朋友感情伤害,还让老郭给赔礼道歉?那未免也有点太小肚鸡肠了,孟二爷痛快地答应了郭大烟的盛情。
  那天吃饭我也在场,一同被邀请的还有孟二爷的另外两位朋友。郭大烟请客水准真不赖,都是我们平时爱吃的好菜,唯一遗憾就是宴席上的气氛不够热烈,做为东道主的郭大烟一反往日的“霸气”,说起话来都显得唯唯诺诺。孟二爷一再重申这点小事不算个啥,几盘破渔线还能抵上咱哥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其实我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里!
  孟二爷嘴上这么说,临到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郭大烟,这次把渔线带来了没有?郭大烟说:“带是带来了,不过已经是半成品了。”孟二爷问啥叫半成品?难道你也学钓鱼用上这线了?郭大烟没有回答,而是弯着腰向桌子下面掏东西。
  郭大烟从桌子底下拎出了个黑皮包,里面装得鼓鼓的。郭大烟说:“真对不起哥们,都怪我那老婆不识货,把你的渔线穿了门帘儿了,她一共穿了两幅,我家留一幅,还让我给你们家带一幅,剩下三盘细线用不上了,我给你一起带来了……”孟二爷正在往嘴里扒面条,听完此话一下子僵在那里,面条像一捋白色胡须飘散胸前,好一派仙风道古。鼻子下面的大黑痦子一明一暗,孟二爷又生气了。“我说郭大烟你行不行啊!上次我问你你不是说把那渔线藏在你家最隐蔽、最安全的地方吗?这咋还变成门帘儿了?”郭大烟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孟二爷的鼻子气歪:“这还不怪你,你要是不总吵吵去我家翻,我能把渔线藏在老婆的箱子里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