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叶飘黄的博客

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

 
 
 

日志

 
 

【转】领 导  

2012-03-30 22:04:43|  分类: 【友人华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领 导

                                                                                     (小小说)

                          一

      初春,天空漂浮着没完没了的雪花。

      大街上,稀稀落落的几个路人,时而驻足向我们的“摊点”投来一瞥:“哦,大接访的!”

      没错,是“信访接待”!

      按上面的“规定动作”,县里一帮人已吃大苦耐大劳地完成了“开门接访、带案下访、出差随访、登门回访”等一系列工作,至于“停访息诉”的效果嘛,当然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这不,为了扩大战果,书记又搞了个自选动作:“上街接访”。  

     “摊点”上悬挂的那一溜大红标语——“倾听民生、化解民怨”,给冷清的街面上涂抹了几分亮色。

     “但愿,这不是玩政绩哟......”

      寒风中,有人仰天长叹,一串白色的气流扶摇直上。

                            二

      雪花,仍在漫天飞舞。

     “看来,今天我们,怕是没生意喽......”

      书记满脸堆笑地像是在喃喃自语。他一边跺着脚,一边哈着气,对他身旁的县公安局长说:“不过,也是好事嘛,说明......”

      “说明层层负责制,还是管用的。闹访、缠访、老上访,这些都摆平了嘛......嘿嘿”,局长吐了口烟,随口接到。

      “可不是吗?那几桩征地拆迁、涉法涉诉的案子,总算是拿了些钱,搞定了。”书记呷了口茶,“唉,要不然......”他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那,那我的诉求呢?”局长双眸紧紧盯着书记。

      “你,你......”书记一下蒙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你的上访材料上面转给我了,让我给你做做工作......”

      “上面总要给个说法嘛”。局长有些愤愤然。

      “唉,怎么说呢......”书记欲言又止。

       书记有他的难言之隐呀!

                           三

       雪花,铺了一地。

       书记仍抽他的烟,想他的事。

       局长曾被诬告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的三名遇难者亲属,联名向中央有关部门举报:

       “公安局长徇私枉法!三个同乘一辆摩托,还稚气未脱的年轻人,大年三十被局长亲自驾驶的“坐骑”在城郊撞死后,他竟大耍淫威、枉法裁判。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居然不了了之!”

        这还了得!北京直接来人了,杀气腾腾的直奔小县。

       “局长这是比窦娥还冤啊!”

        书记据理力争:“谁都知道,他根本不会开车。你们查,几十年来,谁见过他摸方向盘!?”

        书记把烟头往地下一砸:“再说了,大年三十那天,局长他还在偏僻的农村派出所呢!”书记意犹未尽,脸红筋粗地发泄道:“太缺德了,这么诽谤、陷害人!”书记动了肝火。

       “冷静点,冷静点。组织上这不是在调查吗?”北京来人使料不及,面面相窥后,找了个台阶:“我们还没下结论嘛”。

       “结论?”大家拭目以待。

                        四

        其实,这起交通事故的定性处理倒不复杂,只是上访当事人的赔付要求太高,让人无法满足,才使得“停访息诉”的工作十分棘手。

        上访人为引起上面的关注,以获得更多的赔偿,便炮制了“局长开车撞死人”这段传奇故事。应该说,他们的动机虽不良,但毕竟达到了目的。最终,政府还是从各个渠道筹到了一大笔“人道主义补助金”给了事故遇难者亲属,这事才总算有了个了结。

       “可局长被诬告、陷害呢?这事,怕真不会有个了结了”。事后,书记说。

        对这种事,局长开始也无所谓的,啥事都讲究个证据嘛。在这个位置上,被人打冷枪、告黑状,又不是头一回。但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上面有人竟会相信这天方夜谭,并且兴师动众的查了他以后,至今也不给他个答复!

        “烦心呀......”局长好不沮丧。

        “纠结哟......”书记同样难受。

         书记和局长对视了一眼,但都没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雪花那个飘......”

                             五

        雪花,在飘。

        思绪,也在飘。

       “自己的合法权益谁来保护、怎样保护?!”局长抽着闷烟,想。

       “局长的信访问题都解决不了,那老百姓的呢?!”书记点了支烟,也在想。

        天寒地冻,凉意袭人......

       “唉,谁让我是领导呢!”终于,局长喷出一口烟,自我安抚,顿觉心宽了。

       “唉,奶奶的!谁让他是领导呢!”书记终于也长长地吐了一个烟圈,自找台阶,一下豁达了。

        忽地,俩人同时又站起来,异口同声地说了句:

       “领导!领导!”

       “纠结”,仿佛一下释然了。

        怪了,这漫天的雪花怎么不飘了?!

                                                                                                【 白平作于2011年“国庆”长假】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